趣配资

默认冷灰
24号文字
方正启体

当年年少青衫薄 三三十四章 老王

作者:想见江南本书字数:K更新时间:
    白发青年一惊,这才发现西北千丈外,有人影缓缓腾来。

    他心中的震惊彻底压不住了,有人埋伏左近,他竟丝毫没有察觉,反倒是许易先察出来了。

    那道人影还未飙到近前,气势已然显露,白发青年瞬间飚走,来人气势明显强过他,场间还有一个莫测的许易。

    君子不立危墙之下,性命比什么都要紧。

    白发青年瞬间遁远,许易也不追击,来的那人也不追击,怔怔盯着许易,“原来是遇到难处了,不然,也不会让我找到你,既然你危难已解,东西还我,我立时就走。”

    那人隔在百丈外,隐在沉沉夜幕中,和许易说话。

    许易道,“算上上回,你我已经见过两面,算是熟人了,既然见面了,不如坐下来,聊上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那人声音发冷,“小小蝼蚁,已然登仙,转瞬便得了造化,我已送你一程,你若还要蹬鼻子上脸,那就休怪我辣手无情,你连一个才跨入鬼仙门槛的小人物都扫不平,当不会想试我的本事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这么说话,可就没意思了,你老兄早来了,我没立即叫你,而是让你老兄先见了我的手段,你若嫌不够,我可以和你作一场,至于那玩意儿,你还能不能要回去,我可就不敢保证了。”

    荒魅急了,传意念道,“你装什么瘪犊子,明显银尊这货,比那家伙更强,你连那家伙都奈何不了,还敢捋银尊的虎须,找死啊!”

    来人正是银尊。 : :

    早在许易没有瞬杀淮石君时,他就将那阴官符取出手外,他相信凭借银尊的手段,费不了多少工夫便能找来。

    毕竟,当初在下界,一个大世界,银尊说找就找来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如此,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不能瞬杀淮石君,许易就意料到随之而来的追杀,怕是躲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银尊来,正好帮一把手。

    却说许易话罢,银尊声音寒得直掉冰碴,“你既然选择死,我就送你上路,那块牌子,我自能感应,不信你能藏在天边。”

    许易哈哈笑道,“那块牌子,我想让你找到,你便能找到,想让你找不到,你便找不到,不信你就试试,我听说时间似乎很紧了,你若是再得不到这块牌子,怕是这个界使官就当不下了吧,来吧,我正好试试你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取出一枚如意珠,低声道,“把牌子毁了!”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银尊及时叫停。

    银尊几乎九成九料定许易是在虚张声势,他还是忍不住出声阻止了。

    事实上,那块阴官符几乎是不可能被毁坏的。

    然而,他不敢赌,因为眼前这家伙实在太诡异了,拥有遮蔽阴官符的能力,若说真能毁掉阴官符,谁也不敢打包票。

    而阴官符对他而言,真的是太重要了,重要到了能够决定他的生死和仙途的地步。

    为一个蝼蚁,他犯不着冒丁点风险。

    “等我消息,半个时辰我若没给你消息,便毁了吧。”

    许易接了一句,银尊眼皮一跳,“不必虚张声势,我知道我的阴官符就在你身上,也许是哪个秘密所在,你既已借着我的存在,惊走了你的对手,也算是了了这场因果,你若想狮子大开口,我怕即便你吞下了,也定然彻夜难安。我可以以我的仙途发誓,只要你将阴官符归还与我,过往种种,一笔勾销。” 手机端::

    许易冷道,“我从你的话里听不到感激,只听出了盛气凌人,看来你还没摆正你自己的位置。老银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座大名王不易!”

    银尊眉心突突直跳,手心阵阵发热,恨不能一掌活活将他劈死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老王,失敬失敬。”

    许易抱拳道,“老王,你修为再高,也不得不承认,我可以左右你的前途。你也知道,我自何处来,似我这样的,在你眼里根本就是蝼蚁。即便是蝼蚁,我能从下界亿万蝼蚁中脱颖而出,老王,你以为我不敢搏命,不敢赌狠,能走到今天?所以,你不必拿我的性命威胁我。诚然,性命对我而言,也是无比的珍贵,但我相信,在你眼中你的仙途比我这蝼蚁之命贵重万万倍,你说我该不该赌,换你是我,你会不会赌?”

    王不易无言了,他怎么也没想到许易竟会吐出这么一番话,听着像是句句歪理,偏偏他竟不能推翻一字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漏了,说不定什么时候,就来了幺蛾子,你若想接着聊,咱们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说着,许易急速遁走,王不易一言不发,随后跟随。

    他这一跟,许易心中托了底,知道这位银尊大人终于被拿住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许易在茫茫山林中,随机择了一处山林,降落下来。

    落地处,大手挥动,灵气撒开,瞬间,清出一片方圆百丈的白地,摆上桌椅,转瞬,一壶热气腾腾的香茗,就摆在了桌上,许易落座,分了两杯茶,王不易立在十丈开外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许易指着对面的座椅道,“不必紧张,老王,我不会提一些让你觉得头疼的要求,我知道我要什么,也知道你能给什么。所以,你不用担心我会狮子大开口,找你要什么法宝,香火珠之类的,更不会要你给我解决什么身份。”

    许易惊人的坦诚,令王不易揪起的心情平复了不少。

    他就怕许易自以为拿住了他的把柄,便要往死了拿捏,提出各种无理要求。

    从许易的这番话看来,此人深知进退,若是如此,来软的未必没有来硬的好。

    计较已定,王不易在许易对面坐了下来,道,“我相信你是聪明人,既然是聪明人,自然不会办傻事,你有何求,现在可以言明了。”

    许易道,“我所求者,不过是你的经验,当然可能让你帮个举手之劳的小忙,如果都办到了,我的心愿就全了了,毕竟,我要你那块牌子,也是丁点用处也无。”

    王不易认可了许易的话,随即,许易道出所求。

    王不易暗道,正在意料之中,彻底放下心,开始讲述起来。( 我从凡间来 http://hnynsp.cn/5/5143/ 移动版阅读m.longteng5200.com )
(←快捷键) <<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>> (快捷键→)

大牛时代

赤盈配资

大发配资

银岛配资

牛金所

大牛时代

大牛时代

大牛时代

大牛时代

大牛时代